发挥男童和女童的潜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承诺

可持续发展目标现已开始生效,很有希望为千百万人的生活带来积极的变化。
在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时,联合国会员国承诺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并会“尽力帮助落在最后面的人”。会员国还提醒我们:“没有和平,就没有可持续发展;没有可持续发展,就没有和平”。
这项新的议程旨在改变这个充满挑战的世界,而这些挑战的规模我们数十年都未曾经历过。中东、非洲和其他地区的暴力冲突扰乱了千百万人的生活,持续驱动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人口移徙。
在爆发冲突的时候,我们往往认为儿童不太会遭受暴力侵害。但实际上,儿童是受战争和冲突影响最严重的群体,而我们对他们的保护正经受着严峻的考验。目前,在南苏丹、叙利亚、也门和其他许多国家,儿童遭杀害、受伤害致残、被招募和利用为童兵、遭绑架并沦为性暴力的受害者。学校和医院遭受攻击,儿童无法获得基本的人道主义生存援助。
儿童大致占全世界受冲突影响人口的一半,其中大部分仍然是隐形受害者。毋庸置疑,他们属于最脆弱的群体,是落在最后面的人。
受武装冲突影响的男童和女童远不止是特困处境的受害者,他们还是实现新发展议程所愿景的建设和平、强有力的社会的关键。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承诺,我们必须发挥受冲突影响的男童和女童的潜能。
将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儿童的需求纳入考虑范畴的议程
和平、正义和强有力的机构是新发展议程的核心。很多目标都和儿童有关,包括确保优质教育和卫生服务、终止招募和利用童兵和禁止一切形式的针对儿童的暴力。
教育
可持续发展目标申明,每一名儿童都享有接受优质教育的权利。但是,由于冲突,往往有千百万名儿童被迫辍学。
学校被摧毁或破坏,儿童被迫逃离家园,在流离失所中,他们很难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继续学业。例如,迄今为止,在叙利亚约有5000所学校完全被摧毁,还有近1000所学校在冲突伊始便受损。超过60%的叙利亚难民儿童无法获得教育。在也门,有500多所学校已在空袭或地面袭击中受损或被摧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称,自2015年3月空袭开始至今,也门已有三分之一的儿童被迫辍学。在其他国家,已有数千所学校因安全隐患而关闭,因此中断了千百万名男童和女童的学业。
旷日持久的冲突使得整整一代人的教育面临风险。因此,在紧急时期提供教育必须是当务之急。如果一个国家的儿童在战争和冲突时期仍能继续学习,那么这个国家将更加具备重新振兴和建设持久和平的能力。同样地,取得和平之后必须优先重建校园。经验告诉我们,重新建立起优质教育所必需的优秀师资和硬件设施,往往需要几十年时间。
投资教育对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承诺至关重要。我们无法期望儿童在尚未掌握基础技能的前提下参与国家发展建设。如果没有教育,发展就会受阻,经济机会也仍将十分渺茫,从而会激起民怨,导致新一轮的不稳定。
可持续发展目标4提醒我们要“让全民终身享有学习机会”。这对那些被招募和利用为童兵的儿童,或那些被迫长期辍学、很难或不可能再返回正常学习的儿童尤为重要。
童兵经常被迫实施暴力行为。对这些儿童而言,他们也许不会选择重返社区或学校。一旦作为童兵的苦难生涯告终,他们也许很难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如果我们不鼓励他们重返社会,不通过提供职业培训帮助他们找到为社区做贡献的方式,
解放前童兵并帮助他们重返社会需要广泛的投入,并要特别关注女童的需求。为童兵重返社会方案提供资金支持必须成为冲突后发展方案的关键一环。
健康的生活方式
卫生服务能拯救和延续生命。在如今的武装冲突中,医院更是置于战火的前线。对医院、医务人员和病患的袭击直接冲击了保护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儿童的工作,迫使医生和医务人员逃跑,让社区在最需要医疗专业人员的时候丧失了这极为重要的保障。针对医疗设施和医务人员的暴力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会导致病患(当然包括儿童在内)的死亡率急剧上升。
在冲突后社区重建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和医护团队将要花费许多年的时间。因此,男童和女童的健康会受到不良影响,整个国家的发展也会受阻。
要履行发展议程“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龄段人群的福祉”的承诺,就必须在冲突时优先保护医院和卫生服务设施。
 
人人获得体面工作和禁止招募和利用童兵
 
在过去的20年里,保护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儿童已被稳固纳入联合国最高机构的议程中。
近几年来,联合国已采取多种方法并通过多项决议,以构建一个强有力的框架,取缔招募和利用童兵等侵犯儿童权利的行为。我们的努力和倡议正在获取成效,现在会员国已逐渐达成共识,认为在冲突中,政府安全部队不应该招募童兵。
2014年3月,我发起了 “儿童不是士兵”活动,以上述共识为基础,与阿富汗、乍得、刚果民主共和国、缅甸、索马里、南苏丹、苏丹和也门紧密合作,这些是最后八个经秘书长列为仍存在安全部队招募童兵现象的国家。
该活动的进展令人振奋,但我们仍在继续努力。目前,乍得已开始采取一切必需措施预防招募童兵的行为,现已从秘书长的清单中删除。该活动还帮助其他一些国家显著减少了已证实的招募和利用童兵的现象。然而,在也门和南苏丹,尽管活动前期成效颇丰,但冲突很快抹掉了在这两个国家取得的所有进展。
今年,我将继续为与该活动有关的会员国提供支持,帮助这些国家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护男童和女童免于被招募和利用为童兵。该活动所产生的势头还延伸至非国家武装团体,尤其是活跃于“儿童不是士兵”活动相关国家的团体。
有了国际社会的支持,终止招募和利用童兵的目标终将实现。为解决这一问题投入必要精力和资源是我们的共同责任,这样我们就不会错失任何一个实现该项发展目标的机会。
 
创建和平、包容的社会,制止对儿童进行一切形式的暴力和酷刑
 
如果司法审判不公正,便会民怨四起;如果各种业务以贪污腐败为纲,工作机会便会消失。
没有司法和问责制,就没有可持续发展可言。我们所做的诸如预防冲突及完善教育和卫生服务等努力就可能会落空。这就是为什么司法和问责制对我们的工作如此重要。该制度还能确保侵犯儿童权利的行为不再重演,这对保护儿童也至关重要。
确保侵犯儿童权利的行为受到问责是预防此类行为再次发生的最好方法。问责制可以有多种形式,但是政府应该承担保护平民和确保司法公正的主要责任。国家必须明确立法,并向安全部队下达保护平民的命令,尤其须采取预防措施,避免伤害儿童。一旦犯罪发生,必须当即有效地调查,并提起诉讼。
我相信,可持续发展目标应为千百万名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儿童的生活带来真正的改变。现在,我们的共同责任是携手努力,保证从阿富汗、南苏丹到哥伦比亚的所有男童和女童都能健康成长,从而为新发展议程即将带来的积极变革做出贡献。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UN Chronicle – The Magazine of the United N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