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信息来自2014年的秘书长安全理事会报告(A/68/878–S/2014/339)。该报告发表于2014年5月15日。更多信息请参阅报告全文。

  在整个2013年,人权状况急剧恶化,武装团体和不断变化的联盟激增:一方面,争取正义与和平爱国者同盟(爱国者同盟)、教旨爱国者同盟、中非人民民主阵线和民主力量团结联盟,逐渐结盟或与塞雷卡联盟有着不同程度的联系;另一方面,2013年下半年出现了一支地方自卫民兵“反砍刀”组织,目的是应对前塞雷卡联盟对平民的有组织袭击。从2012年12月起,塞雷卡联盟向班吉挺进,并于2013年3月24日夺取首都,弗朗索瓦•博齐泽总统被赶下台,塞雷卡的领导人之一米歇尔•乔托迪亚宣布自己为新的国家元首。

  9月13日,米歇尔•乔托迪亚发布总统令解散塞雷卡。不过,2013年9月至12月期间,拒绝解散的前塞雷卡部队人员继续普遍实施侵犯人权行为,他们继续参与有组织的杀戮、强奸、酷刑、抢劫和摧毁村庄活动。

  2013年9月至11月,为了应对前塞雷卡成员有组织的勒索和袭击平民行为,“反砍刀”组织在全国各地越来越多。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民兵与前中非共和国武装部队人员有关联。前塞雷卡成员和“反砍刀”组织之间不断增加的冲突加剧了穆斯林和基督教社区之间的紧张关系。

  12月5日,“反砍刀”组织人员对前塞雷卡人员在班吉的据点发起了联合袭击,引发了一波暴力浪潮,双方犯下了严重侵犯行为。

  2013年全年,联合国准入仍然受到严重限制,严重扰乱了监测和报告严重侵害儿童行为的工作。因此,记录到的严重侵犯行为案件仅大体反映发生侵犯行为的实际规模。

  “反砍刀”组织和塞雷卡联盟在解散前后有组织地招募和使用儿童。联合国记录到招募和使用171名男童和17名女童,据估计,有几千名儿童曾经并仍然与前塞雷卡和“反砍刀”组织有关联。安全环境逐渐恶化还导致儿童被重新招募。例如,4月1日,2012年8月脱离爱国者同盟的41名儿童(36名男童和5名女童)在东北部布里亚镇和恩代莱镇的一个临时收容和指导中心被塞雷卡分子重新招募。12月,5名脱离前塞雷卡的男童在班吉被“反砍刀”组织重新招募。

  据估计,数百名儿童被砍刀、火器和其他武器杀害或致残。联合国核实,27名儿童被杀,另有115名儿童致残。多数记录到的事件发生在2013年3月24日违宪变更权力前后和12月“反砍刀”组织对前塞雷卡在班吉的据点发动袭击时。估计后者导致1 000名平民死亡,包括许多儿童。

  虽然大多数儿童是在前塞雷卡和“反砍刀”组织的冲突中被打死或致残的,但也记录到针对儿童的袭击。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1月初两起分开事件中,6名男童被穆斯林平民砍头,这是对“反砍刀”组织袭击的报复。12月2日,10名儿童在“反砍刀”组织对博阿利镇平民进行的袭击中受伤。2014年初,双方继续犯下严重违反行为。

  联合国记录到性暴力侵害20名女童的行为,主要是塞雷卡分子所为。例如,7月29日,一名11岁女童在博桑戈阿镇被一名塞雷卡战斗人员强奸。薄弱的监测能力、对耻辱的担心和有罪不罚的气氛继续严重影响对性暴力行为的报告。然而,可信的报告表明,在整个2013年,前塞雷卡战斗人员的性暴力是在其控制地区对平民实施的更大规模的有组织暴力行为的组成部分。

  至少有36所学校和5家医院遭到前塞雷卡人员的袭击。例如,8月24日,在纳纳-格里比齐省一所学校当局拒绝交出档案后,塞雷卡成员烧毁该校。12月5日,前塞雷卡战斗人员袭击了班吉的“友谊医院”,即决处决10名病人。该医院一直关闭到2014年1月4日,即由非洲主导的中非共和国国际支助团(中非支助团)提供的安保到位以后。此外,据报在整个中非共和国,至少有20所学校被前塞雷卡人员用作基地和营地。在整个中非共和国,许多学校在遭到武装团体抢掠或使用后,在遭轰炸破坏或被烧毁后一直关闭,严重影响了儿童接受教育的权利。有人观察到一伙“反砍刀”组织成员和前中非共和国武装部队成员,在12月5日的袭击之后,在班吉使用一所学校。至少在记录到的7起案件中,前塞雷卡成员还利用和抢掠保健设施。例如,从7月到9月,一支塞雷卡部队在纳纳-格里比齐省的万达戈保健中心设立了基地,经人道主义宣传后离开该中心。

  由于安全局势,在中非共和国的广大地区,人道主义准入受到限制。联合国记录到人道主义援助准入被拒绝的具体案例,中非共和国武装部队有两起事件,塞雷卡有22起事件。例如,2月,中非共和国武装部队阻止国际人道主义非政府组织离开班吉,指称其支持塞雷卡。2013年2月11日,塞雷卡成员阻止联合国的一架飞机在布里亚降落,阻碍交付人道主义援助。在这一年里,许多国际非政府组织大院遭到抢掠。

  11月26日,鉴于与武装团体有关联的儿童要脱离武装团体和重返社会,国防部给予联合国无条件进入军营和营地进行检查的权利。12月份我的特别代表访问后,过渡当局重申此类承诺。总共149名儿童脱离了前塞雷卡。除其他挑战外,“反砍刀”变化不定的组织指挥结构,是开展分阶段对话的障碍。联合国继续与国际部队,包括“红蝴蝶”行动和中非支助团合作,制定与武装团体有关联儿童的脱离和移交标准作业程序。2014年初,过渡政府修订全国解除武装、复员和重返社会(复员方案)战略。提交本报告时,联合国与过渡当局在这方面密切合作,包括确保国家战略包括儿童释放和重新登记的适当规定。

  武装团体在当前持续的暴力背景下对儿童犯下的可憎暴行必须停止,必须追究肇事者的责任。我对持续的人道主义危机和继续存在无法无天和有罪不罚的气氛深感关切。鉴于要重新建立国家安全部队,伴随对塞雷卡和“反砍刀”组织的解除武装,必须彻底调查对严重侵犯儿童行为负有责任的作战和政治指挥链。

中非共和国行为方

  1. 前塞雷卡部队及有关联的武装团体a,b,c,d
    • a 争取正义与和平爱国者同盟*
    • b 争取正义与和平爱国者同盟(教旨派)
    • c 中非人民民主阵线
    • d 民主力量团结联盟*
  2. 自称为“反砍刀”组织的地方自卫民兵a,b

注:

a 招募和使用儿童行为方。
b 杀害残骸儿童行为方。
c 对儿童实施强奸和其他性暴力行为方。
d 攻击学校和(或)医院行为方。
* 当事方按照安全理事会第1539(2004)和1612(2005)号决议同联合国缔结了行动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