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

  以下信息来自2016年的秘书长安全理事会报告(A/70/836–S/2016/360)。该报告发表于2016年4月20日。更多信息请参阅报告全文。

不断加剧的阿富汗冲突对儿童产生了过于严重的影响。2014年以来经联合国核实的儿童伤亡人数增加了14%,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2015年伤亡的平民中有四分之一是儿童。

经核实的招募和使用儿童案件比2014年增加了一倍多。本报告所述期间共记录了116起案件(115名男孩、1名女孩),其中48起案件得到了核实。13起经核实的招募案件是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所为:阿富汗当地警察5起、阿富汗国家警察5起、阿富汗国民军3起。核实的大多数案件是塔利班(20起)和其他武装团体(15起)所为。依然令人关切的是,塔利班继续招募儿童参加战斗和自杀式袭击。有人指控塔利班和其他武装团体跨界招募儿童并利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来招募儿童及进行军事训练(见S/2015/336,第21段)。

司法部报告称,截至12月31日,214名男孩因受到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指控(包括与武装团体有关联)而被关押在少管所。此外,166人(被捕时仍是儿童)因安全相关罪行被关押在帕尔万拘留所,其中53人不满18岁。我感到关切的是,儿童没有经过正当程序被长期关押在戒备森严的成人设施内,而且有报告称对儿童一直进行隔离监禁。

联合国核实了1 306起事件,导致2 829名儿童伤亡(733人死亡、2 096人受伤),平均每周有53名儿童伤亡。42%的伤亡(339人死亡、850人受伤)是武装团体(包括塔利班、与伊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团体和伊斯兰党)造成的,23%(177人死亡、471人受伤)是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以及亲政府民兵造成的。55名儿童伤亡由国际部队所为,其中大部分是由于空袭(21人死亡、20人受伤)和跨境炮击(3人死亡、9人受伤)。三分之一(937人)的儿童伤亡无法归咎于具体一方。儿童伤亡的主要原因仍是地面交战(55%)、简易爆炸装置袭击(19%)和战争遗留爆炸物(13%)。2015年,阿富汗部队和国际部队空袭造成的伤亡人数几乎翻倍。

联合国收到了11份关于性暴力的报告,涉及9名男孩和6名女孩。关于塔利班在北部地区招募一名男孩并对其进行性虐待的事件已得到核实。蓄养娈童(“舞蹈男孩”)的文化习俗仍然令人关切,其中包括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指挥官等有权势男子对男孩进行性剥削。

袭击学校和受保护人员的事件继续得到核实,包括杀戮、伤害和绑架教育工作人员。在经核实的132起事件中,塔利班实施了82起,与伊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团体13起、不明武装团体11起、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1起、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和亲政府民兵23起、无法归咎于任何一方的2起。东部地区出现了与伊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团体,对受教育机会产生了不利影响,并导致68所学校关闭,楠格哈尔省超过48 751名儿童受到影响。

经核实的袭击医院和保健人员事件(125起)比2014年大幅增加。这些袭击造成至少63名保健人员(包括疫苗接种员)伤亡、66人被绑架、64人受到恐吓和袭击。共有75起事件是塔利班所为、与伊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团体14起、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1起、不明武装团体19起、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和亲政府民兵14起、国际部队1起。例如,国际部队10月3日对位于坎杜兹的无国界医生组织医院进行空袭,造成49名医务人员伤亡。

一项积极的事态发展是,阿富汗政府5月签署了《安全学校宣言》,旨在防止教育设施在冲突期间被用于军事用途。然而,冲突各方继续占用学校,24起案件是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所为、11起是武装团体所为(塔利班4起、与伊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团体7起)。联合国还核实了10起将医院挪作军用的事件。

核实被绑架的儿童人数比2014增加了两倍多。在23起绑架事件中,共有92名儿童(74名男孩、4名女孩和14名性别不详儿童)被绑架,包括与7名儿童遇害和1名儿童遭受性暴力有关的事件。塔利班绑架了69名儿童(2人死亡),与伊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团体绑架了3名儿童(全部死亡),不明武装团体绑架了12名儿童。涉及8名儿童遭绑架事件的责任方尚不明确。

联合国收到了93起拒绝人道主义援助准入报告(75起得到核实)。人道主义工作人员遭到绑架(100起)、杀害(9起)、威胁和恐吓(14起),5个人道主义车队遭到袭击。在经核实的事件中,76起(78%)是塔利班等武装团体所为,10起是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及亲政府民兵所为,7起的责任方尚不明确。

联合国欢迎阿富汗政府采取措施,履行行动计划所规定的义务,包括将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招募未成年人的行为按刑事罪论处,核准全国年龄评定准则以及在阿富汗国家警察招募中心内新设3个儿童保护单位,使儿童保护单位总数达到7个。此外,司法部已准许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不受阻碍地出入所有少管所。

2016年2月,我的特别代表访问了阿富汗。她赞扬了阿富汗政府在制止和预防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招募及使用儿童方面作出的坚定承诺和取得的重要进展,并讨论了有待解决的差距和挑战。关键是在全国各地的阿富汗国家警察招募中心扩大儿童保护单位,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的所有招募活动遵守全国年龄评定准则,并在《儿童法》中普遍禁止招募和使用儿童。不过,特别鉴于出现了非正式招募儿童的指控,我对阿富汗地方警察的招募活动缺乏监督机制感到关切。儿童重返社会方案和替代办法也很重要,因为贫穷会促使儿童应征入伍。关于以国家安全指控为由剥夺儿童自由的问题,我敦促阿富汗政府考虑用其他办法代替拘留,并确保永远以儿童最高利益和少年司法标准对待儿童。

我在2015年5月15日发布的关于阿富汗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的国家报告(S/2015/336)进一步分析了六种严重侵害行为。安全理事会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工作组2016年2月通过了关于阿富汗问题的结论,我敦促各方采取行动落实结论所载建议。

阿富汗行为方

  1. 阿富汗国家警察,包括阿富汗地方警察。a,•
  2. 哈卡尼网络 a,b
  3. 古勒卜丁·希克马蒂亚尔的伊斯兰党 a,b
  4. 塔利班部队,包括托拉博拉阵线、Jama’at al-Da’wa ila al-Qur’an wal-Sunna和拉蒂夫•曼苏尔网络a,b,d, e

注:

*下划线行为方列入附件至少已有五年,因此被视为持续行为方。
a. 招募和使用儿童行为方。
b. 杀害和残害儿童行为方。
c. 对儿童实施强奸和其他性暴力行为方。
d. 袭击学校和(或)医院行为方。
e. 绑架儿童行为方。
• 行为方按照安全理事会第1539(2004)和1612(2005)号决议同联合国缔结了行动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