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信息来自2016年的秘书长安全理事会报告(A/70/836–S/2016/360)。该报告发表于2016年4月20日。更多信息请参阅报告全文。

  2015年紧张局势加剧,下半年特别是在西岸包括东耶路撒冷发生了广泛的暴力。严重的暴力行为以及日趋暴虐和压迫性的环境继续给儿童生活造成有害影响。当前的军事占领、冲突和封锁局面使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儿童饱受影响。

  2015年有30名巴勒斯坦儿童(25名男孩和5名女孩)被打死,至少有1 735人受伤(1 687名男孩和48名女孩),主要发生在西岸,包括东耶路撒冷。

  在西岸共有27名巴勒斯坦儿童(23名男孩和4名女孩)被打死,死亡人数比2014年几乎增加了一倍。大多数杀戮发生在2015年第四季度。25起杀人案为以色列部队所为,1起为以色列定居者所为,还有1起为以色列部队和定居者双方所为。巴勒斯坦儿童受伤人数也有增加,与以色列部队和军方主导的行动发生冲突是其主要原因。2015年第四季度发生了121次巴勒斯坦人包括未成年者刺伤以色列人的事件。10月至12月,14名参与或涉嫌行刺的巴勒斯坦儿童被以色列部队枪杀。我一再谴责持刀行刺和其他攻击行为。此外,其中一些事件也令人对过度使用武力和非法杀害感到关切,因为有迹象表明,这些儿童没有对生命构成立即或直接的威胁,没有理由使用致命武力。例如,10月25日,一名17岁女孩在希布伦的一个检查站被拦截,遭到搜查,被打了至少5枪。以色列当局声称,她试图刺杀一名警察,但一名目击者说,她双手高举,不构成任何威胁。

  以色列定居者的暴力行为和涉及以色列部队的相关事件造成54名巴勒斯坦儿童(45名男孩和9名女孩)受伤,定居者造成的直接伤害案有20起。7月31日以色列定居者纵火造成1名18个月的巴勒斯坦男婴死亡,也夺走了其父母的生命,并使其4岁的哥哥严重受伤。2名以色列人包括1名未成年人被控犯罪。

  总共13名以色列儿童(9名男孩和4名女孩)被巴勒斯坦人打伤。1名以色列女孩2013年在巴勒斯坦人投掷石块造成的车祸中受了重伤,死于并发症。据报还有一名17岁的以色列男性11月被枪杀。

  在加沙,以色列部队打死3名巴勒斯坦儿童。2名男孩在以色列边界隔离墙附近被打死,1名女孩在空袭中丧生。还有65名男孩受伤,主要是发生在以色列隔离墙沿线限制出入区和在海上。

  招募或使用儿童的现有资料十分有限。伊兹丁·卡萨姆旅据报7月25日至8月5日为加沙15岁至21岁不等的25 000名儿童和青年开办了一个军事营。8月30日,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据报在女童营期间举行了毕业典礼,营地活动包括武器训练。

  在西岸,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儿童被以色列部队逮捕和拘留,并在少年军事法院起诉。在东耶路撒冷,有860名巴勒斯坦儿童被捕,其中有136名不到刑责年龄的7至11岁儿童。根据以色列监狱部门的数字,被以色列拘押的儿童每月平均人数比2014年增加了15%。一个令人不安的事态是重新启用了对儿童的行政拘留,此前自2000年以来在东耶路撒冷和自2011年以来在西岸其他地方都未曾对儿童实施过行政拘留。从10月到12月间,以色列当局对6名儿童进行了行政拘留。联合国及其伙伴继续记录以色列部队在西岸和东耶路撒冷儿童被捕和被拘留期间虐待儿童的案件。

  在西岸,学校和受保护人员遭到袭击,环境中充满暴力、骚扰和恐吓,继续妨碍儿童获得教育。联合国记录了283起涉及教育的事件,包括在军方队主导的行动和冲突期间学校受到枪击的96起案件、以色列安全部队和定居者袭击和暴力威胁师生的46起案件以及因学校被关闭或工作人员和学生被逮捕和被拘留而使教育受到干扰的62起案件。在加沙2014年敌对行动期间,有262所学校和274所幼儿园被破坏或损毁,其中通过人道主义组织和捐助方的援助,已有96%的不属于联合国的学校、所有联合国学校和65%的幼儿园得到修复或重建。

  西岸发生了10起干扰医疗的事件,一半发生在东耶路撒冷的Makassed医院。这些事件包括强迫关闭诊所、搜查和逮捕行动以及以色列安全部队进入医院索取档案和审问医务人员,造成医疗服务中断。此外,巴勒斯坦红新月会报告说,有超过131名辅助医务人员和志愿人员在西岸工作时受伤,76辆救护车受损,以色列安全部队有70次阻止或推迟医疗小组前往救助病人和伤员者。

  在我上次报告(A/69/926-S/2015/409)中,我敦促以色列立即采取具体步骤,保护儿童、学校和医院,特别是确保对被指控的暴力行为追究责任。在提交以色列国防军实况调查评估机制的190起被控在2014年加沙敌对行动期间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案件中,3名士兵因抢劫和盗窃被以色列军法署署长提起公诉。关于包括2014年7月16日在加沙城海滩杀害4名儿童在内的许多事件的调查,结案后既无刑事提控,也无纪律处分。

  令我感到关切的是,以色列政府2015年采取行动,进一步限制巴勒斯坦人包括儿童的权利。例如,以色列议会通过了刑法典临时修正案,把投掷石块的最高刑期提高到20年,国家检察官还指示所有检察官要求将被控投掷石块的嫌疑人拘留到法律诉讼结束。我再次对惩罚性拆除巴勒斯坦人房屋的做法表示关切,被控攻击以色列人的巴勒斯坦人的房屋遭到拆毁,使他们的家人和邻居包括儿童无家可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