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

以下信息来自2016年的秘书长安全理事会报告(A/70/836–S/2016/360)。该报告发表于2016年4月20日。更多信息请参阅报告全文。

在本报告所述期间,除了部族间冲突外,青年党对索马里安全部队、政府官员和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非索特派团)的袭击有所增加。7月,非索特派团和索马里国民军对青年党再次发动进攻。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国家部队也开展了军事行动。这种情况使得严重侵害儿童的行为激增,比2014年增加了近50%。

记录显示招募和使用了903名儿童,60%的案件(555起)由青年党所为。12月,据报在海湾地区青年党为招募目的从宗教学校绑架了约150名儿童。联合国查明了其中的26人(均为男孩)。索马里国民军也招募大批儿童(218人),用于执行各种任务,例如,把守检查站。招募儿童的还有部族民兵(68人)、先知信徒(40人)和贾穆杜格部队(17人)也从事。

记录显示拘留与武装团体有关联的儿童案件数目有所增加,有365起。绝大多数儿童都是被索马里国民军拘留的(346人),但拘留儿童的也有朱巴兰部队(11人)、贾穆杜格部队(6人)和先知信徒(2人)。24名男孩被非索特派团拘留后获释。一个积极的事态是,通过联合国的参与和倡导,被关押在康复中心的79名原先与青年党有关联的儿童,被移交给联合国支持的非政府组织伙伴。然而,在编写本报告时(2016年3月),数十名儿童据报参加了青年党对邦特兰和贾穆杜格的攻击,被地区当局拘留。

记录显示总共有474起杀害和残害儿童案件,涉及753名儿童并分别归咎于: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259人)、索马里国民军(144人)、青年党(138人)、部落民兵(123人)、非索特派团(60人)、先知信徒(3人)和其他区域部队(8人)。大多数事件都是炮火滥射和简易爆炸装置造成的。联合国还记录了6起青年党处决儿童案件。归咎于非索特派团的大多数事件都是在回击青年党攻击时和朱巴走廊行动期间开枪滥射造成的。例如,7月在下谢贝利州马尔卡区2起事件中有8名儿童被打死。此外,还有18名儿童7月21日在对巴德合尔区宗教学校的空袭中死亡。

联合国记录了164起性暴力事件,涉及174名儿童,大多数案件归咎于部族民兵(56人)、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54人)、索马里国民军(43人)、青年党(15人)、先知信徒和非索特派团(各2人)。记录显示有18起冲突方逼婚案件。

记录显示有24所学校和5家医院受到袭击。如上文所述,青年党对学校实施了15次袭击,索马里国民军和同盟民兵对4次袭击负责,部族民兵和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各对2次袭击负责,身份不明的航空部队1次袭击负责。对医院进行袭击的有非索特派团(2次),青年党、部落民兵和索马里国民军队各1次。非索特派团在袭击中抢劫了药品。此外,索马里国民军还占用2所学校,其中一所在下谢贝利州,经联合国交涉后撤出。

绑架呈现某种规律。与2014年相比绑架人数激增。共有458名男孩和65名女孩被绑架,其中将近95%被青年党绑架(492人),也有人被部族民兵绑架(14人)。绑架经常用作招募手段,有的则为性暴力包括逼婚所为。例如,8月,有父母报告称,青年党在中朱巴州的宗教学校绑架了45名儿童。

据报有12起拒绝人道主义援助准入事件,涉及部族民兵(7起)、索马里国民军(3起)、青年党和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向儿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仍极为困难,联合国工作人员成为打击目标。2015年在青年党的一次自杀式袭击中有17名人道主义工作人员被打死,包括4名儿基会工作人员。

关于脱离,儿基会为749名儿童通过社区方案重返社会提供了支持。联合国还向索马里国民军儿童保护单位提供了技术支助。双方进行了联合甄别工作,在审查过程中,36名儿童脱离了基斯马尤民兵组织,然后被编入索马里国民军。在编写本报告时(2016年3月),援助脱离儿童的工作仍在进行。另一个积极的事态是,政府于10月1日批准了《儿童权利公约》。然而,我特别感到关切的是,招募和使用儿童情况依然存在,被索马里国民军拘留的儿童人数仍居高不下。我促请政府立即按照2012年与联合国签署的行动计划让所有儿童脱离索马里国民军,并遵守关于拘留问题的国际少年司法标准。

非索特派团部队实施了多起杀害和残害儿童行为,令人震惊,联合国就此与非索特派团进行了交涉。我敦促非洲联盟和部队派遣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侵害儿童行为,确保儿童受到保护,并确保迅速开展独立调查,切实追究责任。

索马里行为方

  1. 青年党a,b,e
  2. 先知的信徒a
  3. 索马里国民军a,b,·

* 下划线行为方列入附件至少已有五年,因此被视为持续行为方。
a 招募和使用儿童行为方。
b 杀害残骸儿童行为方。
e     绑架儿童行为方。
• 行为方按照安全理事会第1539(2004)和1612(2005)号决议同联合国缔结了行动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