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信息来自2014年的秘书长安全理事会报告(A/68/878–S/2014/339)。该报告发表于2014年5月15日。更多信息请参阅报告全文。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境内的冲突和暴力2013年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政府军在反对派控制或有争议的地区进行猛烈轰炸,越来越多的武装团体以不断变化的联盟开展更多行动,伊斯兰团体对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北部的控制范围扩大,都导致了大规模严重侵害儿童行为。包括许多儿童在内的数百名平民在8月大马士革郊区发生的使用化学武器攻击中遇害。

  据报告,许多武装团体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招募和使用儿童兵,其中包括若干与叙利亚自由军有关联的团体,库尔德人保护部队,自由大叙利亚,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叙利亚胜利阵线及其他武装团体。所有这些团体都积极招募和使用儿童兵,用他们开展后勤工作,处理弹药,在检查站执勤或参与战斗。报告指出,征募儿童加入武装团体或对其施压也发生在邻国的难民人口中。与附属于叙利亚自由军的团体有关联的大部分儿童(有的年仅14岁)表示,他们接受了武器训练,每月得到4 000至8 000叙利亚镑的酬劳。例如,加入德拉省Bosra al-Sham叙利亚自由军Falloujat Houran旅 al-Murabiteen 营的一名14岁男童据报在al-Bosra al-Sham附近的 al-Lajat 河谷接受了15天武器训练。2013年6月,分别为16岁和17岁的两兄弟加入了德拉省附属于叙利亚自由军的Majd al-Islam旅,负责清理武器和履行安保职责。据报,库尔德人保护部队在哈塞克省Al-Qamishli附近为儿童和成人同时提供训练,让他们在检查站执勤和参与战斗。例如,据报告2013年9月招募的一名14岁男童在哈塞克省al-Rassalein训练,并被用于敌对行动。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叙利亚胜利阵线和自由大叙利亚等伊斯兰团体也招募和使用儿童。据报告,一名15岁的男童2013年3月加入代尔祖尔省Mayadin的自由大叙利亚,提交本报告时仍与该团体有关联。一名16岁男童据称在2013年4月加入了叙利亚胜利阵线, 在该团体呆了3个月。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据报在敌对行动中使用年仅8岁的儿童。据报,被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招募的儿童与成年人同酬(35 000叙利亚镑,约合200美元),接受武器训练和伊斯兰圣战思想的灌输。

  从拘留中获释的成人和儿童报告说,在拘留场所中仍有儿童,他们遭受到相当于酷刑的对待。例如,一名被控参加反政府示威的17岁男童2013年3月被政府部队逮捕,关押在霍姆斯省,随后在大马士革政治安全拘留中心被关押了3个月,在那里被多次殴打并被迫处于“压力姿势”。这名男童报告说,拘留中心还有其他儿童。据报,在2013年10月1 000多名平民从大马士革农村省al-Moaddamiyeh围困区临时疏散过程中,也有儿童被逮捕和拘留。政府称,在疏散过程中没有儿童被拘留。有几起逮捕或拘留案件相当于强迫失踪。例如,2013年5月和6月,据报告16岁和17岁的两个男童因被控与反对派合作在阿勒颇省被叙利亚空军情报部门拘留,提交本报告时他们仍然下落不明。据报告,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在al-Raqqah的主要拘留中心羁押了约1 500人,其中包括儿童。没有关于被羁押儿童数目的具体数据。据政府称,所有未满18岁的被拘留儿童都根据少年法被起诉。此外,政府还称颁布了大量大赦令。

  自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境内冲突开始以来,估计有10 000多名儿童被杀害,杀害和致残儿童的情况2013年急剧增加。政府部队继续对平民居住地区狂轰滥炸,特别是霍姆斯和阿勒颇省,德尔祖尔省、伊德利布省、大马士革和拉卡省也遭到此类轰炸。光是政府部队12月在阿勒颇市使用的桶装炸彈就导致数百名儿童死亡和受伤。在政府部队的地面进攻中儿童也在继续被杀害。1月29日,在阿勒颇省Bustan al-Qasr区的“Al Queiq河”大屠杀中,据报告至少10名儿童被即决处决。据报告,4月至6月,政府部队还在南阿勒颇al-Sfera区的几个村庄进行了大屠杀。例如,6月21日,据报告在Mazrat al-Rahib 村至少3名儿童和至少58名男子一起被即决处决。5月初,政府部队在Baniyas镇Ras al-Nabaa区和al-Bayda村杀害并掩埋了数百名平民,据报告其中有大量儿童。

  武装团体还通过使用恐怖战术和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各地的地面行动中继续杀害和致残儿童。例如,在7月的开斋节中,至少有13名儿童在对Zahra地区的迫击炮攻击中被炸死,该地区被叙利亚胜利阵线、自由大叙利亚、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劲旅统一团围困。在8月4日斋月结束时,自由大叙利亚、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叙利亚胜利阵线、移民和支持者军、Suquor al-izz据报告杀害了200多人,其中至少有18名儿童,包括在拉塔基亚省的“Barouda”进攻中将一些家庭灭门。9月10日,据称叙利亚胜利阵线和自由大叙利亚袭击了霍姆斯东部的村庄,打死30多名平民,其中一半是妇女和儿童。

  虽然此前就有男童和女童在政府控制的拘留场所遭受性暴力侵害的记录,但越来越多的妇女和女童向联合国报告,她们在政府检查站一再受到性骚扰。据报告,政府部队还绑架结伴经过检查站或在途中的年轻妇女和女童,几天后将她们放回自己的村庄,故意让人知道她们是强奸受害者,使其家庭拒绝接受。还收到了叙利亚胜利阵线和其他身份不明的武装团体对男童和女童实施性暴力侵害的指控。例如,一名年龄不详的男童和他的父亲据报告被若干叙利亚胜利阵线成员强奸。在另一起事件中,一名15岁女童据报告在Al Qoseir被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轮奸,随后因“失去贞洁”被其家人杀害。冲突各方对性暴力的普遍恐惧仍是叙利亚家庭逃离该国的原因。

  据报告,有越来越多的学校所在的清真寺在狂轰滥炸中被炮轰,或成为导弹的直接袭击目标。例如,7月30日,政府部队炮击了阿勒颇省北部Anadan地区的Hamza清真寺,该清真寺被认定为一所女子学校。据报告,这造成9名不到10岁的女童和4名女教师死亡。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控制学校课程,迫使教师教授其意识形态的问题也越来越令人关切。据政府称,武装团体系统性地攻击学校,有3 000多所学校被部分或完全摧毁。医院和战地诊所也继续在有目标的炮击和狂轰滥炸中受损。例如,11月初,在阿勒颇省al-Bab区,政府部队两次炮击了一所反对派运作的医院,据称导致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死亡。3月,叙利亚自由军某旅袭击了Dara’a的国家医院。据政府称,63家医院和470个医务所遭到武装团体的袭击。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还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北部杀害医生和医务人员,或绑架他们勒索赎金。例如,据报告2013年12月中旬被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逮捕的两名医生提交本报告时仍然下落不明。截至2014年3月,近东救济工程处的118所学校中有68所因冲突关闭。在近东救济工程处学校注册的67 000名巴勒斯坦难民儿童中,目前有41 500名在上课。有14所近东救济工程处学校成为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难民和叙利亚人的收容所。

  绑架包括儿童在内的平民成为叙利亚冲突一个越来越显著的特点,主要实施者是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叙利亚胜利阵线和自由大叙利亚。还收到了关于大规模绑架(有时在绑架后进行即决处决)的指控,包括针对少数族裔社区的绑架。例如,据报告一名16岁男童在自由大叙利亚被关押一个半月后处决。在2013年8月发生在拉塔基亚省的“Barouda”进攻中,被多个武装团体绑架的200人中据报告约有50名儿童。

  冲突各方均主动拒绝或故意限制人道主义准入仍然是令人严重关切的问题。截至2014年1月9日,估计有242 000人生活在围困区。霍姆斯老城、Darayya、al-Yarmouk巴勒斯坦难民营、Moadamiya al-Sham、Ghouta东部(包括Douma)、Arbin、Zamalka和Kafr Batna均被政府部队围困。Zahra和Nubul等其他地点被劲旅统一团、自由大叙利亚、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和叙利亚胜利阵线组成的联盟围困。2013年,所有被围困地区数月被切断全部人道主义援助。越来越多的报告称包括儿童在内的平民在围困区死亡。此外,向极端主义团体控制的地区特别是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北部由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组织控制的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严重受阻,没收货物、绑架和杀害人道主义工作人员也是反复出现的问题。

  我的特别代表访问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及其邻国,评估冲突对儿童的影响,讨论加强对严重侵害行为的监测,采取措施停止和防止所有冲突方实施的侵害行为。2013年,政府将武装部队和武装团伙招募和使用儿童的行为定为刑事犯罪,9月23日宣布成立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部际委员会。我的特别代表还与叙利亚全国联盟的代表接触,讨论他们对保护武装冲突中儿童的承诺。我还注意到库尔德人保护部队总指挥部2013年10月4日发布的谴责和禁止招募儿童的命令。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行为方

  1. 自由大叙利亚a,b
  2. 叙利亚自由军-附属团体a
  3. 政府部队,包括国防军和沙比哈民兵a,b,c
  4. 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a,b
  5. 支持大叙利亚人民圣战者阵线a,b
  6. 人民保护部队a

注:

a 招募和使用儿童行为方。
b 杀害残骸儿童行为方。
c 对儿童实施强奸和其他性暴力行为方。